• 首页
  • 当前位置:辽宁省电子信息产业门户 >> 行业资讯 >> 高端访谈 >> 电子产业 >>
     
    专访苹果副总裁Noreen:库克为何称与高通和解无望?
    作者:未知    来源:环球网    更新时间:2019-01-17 12:01

      【环球网科技 记者 李浩、张之颖】自2017年1月以来,苹果与高通的专利纠纷就一直是科技圈的谈资。苹果在美国展开对高通的诉讼,开启诉讼战的第一炮之后,紧接着在中国、英国炮火十足地开打一连串的诉讼战。

      诉讼战中,苹果与高通最大的争议点,在于质疑高通的商业模式:芯片与专利授权的捆绑销售----而此模式这正是高通最大利润的来源。

      苹果公司指出,高通不合理的授权金额和销售方式,是业界的共识。高通在中国兴起的禁售iPhone诉讼,只是高通转移大众注意力的方式。因为该诉讼与上述的核心问题没有直接的关系。

      而高通认为,这种支付方式当初被乔布斯欣然接受,但当苹果使用高通专利为自己带来数亿的利润后,苹果开始对高通建立的合理的市场价值进行砍价,希望对其科技专利支付更少的费用。高通称,苹果发动监管单位,借由各国司法攻击高通业务。

      2018年12月,德国慕尼黑法院和中国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福州中院)分别发出iPhone禁售令似乎让高通的赢面显得大了一些。不过1月16日消息传出,在德国第二起专利诉讼中,德国地方法院曼海姆法院本周二驳回高通针对苹果的最新专利诉讼,称该指控“毫无根据”。

      在世界各地大打专利战,时至今日互有胜负,苹果为何宣称和解无望?最终能否出现庭外和解的可能?近日,苹果公司首席诉讼律师、副总裁Noreen Krall接受了环球网科技独家专访,对最新的专利案件进行了回应。

    苹果公司首席诉讼律师、副总裁Noreen Krall

      以下为电话采访实录:

      环球网记者:在德国等地先后有法律的相关判决,首先请Krall女士分享一下近期相关案件的进展。

      Noreen Krall:昨天您可能也看到了德国最新的一个裁定,这是第四个关于这一案件的裁定,结果是高通的申请被驳回。

      高通在全世界许多司法管辖区所提出的这些专利诉讼,其实只是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因为它真正面临的是美国FTC(联邦贸易委员会)向其提出的关于商业模式的挑战,因此高通提出的这些专利请求,其实跟核心的蜂窝技术,都没有任何关系。

      近期FTC刚刚结束了对于高通这个庭审的上半场,应该说高通想要赢得FTC的这个案子,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环球网记者:最近贵公司CEO蒂姆库克(Tim Cook)公开表示没有与高通和解的可能,请问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Noreen: 我非常了解多年来高通是如何对待苹果的。但是在这次庭审过程当中,大家也都是很惊讶地发现,所有参与作证的公司,他们的证词有惊人的一致性,包括手机厂商、设备厂商、芯片厂商还有代工厂商,他们都一致地作证,表明高通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程度远超出了苹果的想象。

      作证的这些公司就包括爱立信、英特尔、摩托罗拉、联想、华为、三星、联发科、索尼、纬创、和硕、黑莓。

      这些公司的证词非常一致,他们都说高通要求这些厂商必须无条件地答应高通的专利要求,否则就威胁不给他们供应芯片,这些厂商完全没有任何谈判的空间,可以说高通是强迫他们接受这些条款,用枪指着他们的脑袋,而且这些专利的费用(定价)是非常不公平的,远远高于其他竞争对手。

      可以说在过去十年,高通绑架了整个行业,庭审过程当中所有的证词、证据,包括高通内部的文件,都能证明这一点。

      环球网记者: 那么与福州中院的判决相关进展有什么可以分享的吗?

      Noreen Krall:苹果非常尊重法院及其裁定,也采取了很大力度的措施来遵守这些裁定,在接收到这个裁决书两周之后我们就采取了相关的一系列行动,以实现合规。

      在收到法院的这个裁定之后,苹果很快地就在我们的供应链当中确认找到了那些受禁令影响的机器,然后在我们的店中下架,当然这不包括和硕生产的机器,因为和硕已经有了相应的授权。

      在收到裁定之后,苹果的工程师很快就开发了一系列新的功能,包括应用的切换、用户的墙纸,还有分配到通讯录,这些新的功能,而且我们在12月17号之前,对这些功能已经完成了测试和验证。

      到12月18日,也就是我们收到裁定书四天之后,我们就已经开发出了IOS 12.1.2的版本,完全避开了高通所提到的侵权的专利,截至到12月27号所有在中国在售的iPhone机器都已经更新到了IOS 12.1.2的版本,所以就不存在侵犯高通一些专利的问题。

      高通声称说,苹果违反了法院的禁令,所以要求强制执行,这是不利于中国消费者的,因为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同时对就业也非常不利,因为会影响到零售、分销以及制造业的大量就业岗位,而且他们的说法也是不准确的,因为苹果通过更新软件版本,已经达到充分的合规。

      环球网记者:从法律程序来说,苹果公司应该先服从禁售令的要求停止相关机型的销售,但实际操作却是通过软件升级来达到合规,所以实质上没有执行禁售令,请问我理解的对吗?

      Noreen Krall:实际上我们执行了禁售令。我们迅速锁定了所有零售体系中受到影响的单元,从42家门店、两个分销中心,以及四家代工厂当中,马上找到了那些受影响的机型,当然是排除了和硕生产的部分。我们马上就在零售店停止了销售这些受影响的机型。

      环球网记者:在德国慕尼黑法院和中国福州中院判决后,苹果在中德两国的官网页面有着明显的区别,苹果德国官网已经下架了iPhone7和iPhone8,但是苹果中国官网这两款机型仍然在售。基于这一点,在多家媒体的报道中,苹果公司呈现了一种区别对待两国法律的态度,请问这一点如何让媒体和消费者释疑?

      Noreen Krall:这是两件不同的事情。德国法院判决的专利侵权涉及硬件,因此我们将相关机型做了下架处理。而中国福州中院判决涉及的专利是软件层面上的,我们执行了禁令,第一时间对受影响机型进行隔离,我们停止了销售。然后我们通过软件升级让他们得以销售,因为绕过了高通声称侵权的专利。如果软件升级后,整个硬件、整部手机都不能进行销售了,这是讲不通道理的。

      因此,不管在德国还是中国,我们都停售了受禁令影响的机型,两个国家我们完全是同样对待的。

      环球网记者:不过单纯从字面理解,福州中院判决的是禁售iPhone7等机型,也就是整个硬件,并没有限定系统版本,请问苹果如何从字面角度理解这一禁令?

      Noreen Krall:第一印象说的是iPhone机型,但是针对的是那些特定操作系统的机型。

      环球网记者:所以苹果公司在德国和中国应对禁令的处理办法还是有些不同,对吗?

      Noreen Krall:这是硬件和软件的区别。硬件层面,我们不能把芯片拆出来然后销售没有芯片的手机,所以我们将整个机器下架。在中国,相关的专利涉及软件,我们可以把软件提取出来,将新的软件植入。不过不分德国还是中国,我们都是第一时间将高通声称侵权的机型停止了销售的。

      环球网记者:从公开报道来看,苹果公司CEO库克对此次专利纠纷的态度明确而强硬,看起来几乎没有和解的可能。请问,库克的态度可以代表苹果官方的态度吗?或者说实际上双方存在私下和解的可能?

      Noreen Krall:高通申请的这些禁令无非是想利用这样的优势,迫使苹果接受它不公平的专利费条款,因为那样的话苹果每年就会向它支付数十亿美金的专利费。现在我们知道FTC已经向高通提出了反垄断诉讼。今年4月份的时候,苹果也会发起对高通的诉讼,所以没有和解的可能。

      环球网记者:最后一个问题,目前中国法律界也已经围绕高通和苹果的专利纠纷进行了讨论,有一个观点是,苹果公司针对相关机型进行软件升级之后是否合规需要由法院判定,然后才能继续销售,请问苹果公司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Noreen Krall:我们已经向法庭申请复议,目前正在等待法院的回复,因为最后的判定也是比较复杂的。

      环球网记者:那么在最终判定之前,苹果公司还是会继续销售相关的机型对吗?

      Noreen:我们相信,我们已经从手机中移除了高通声称侵权的那些问题,相关机型已经合规。当然我们非常尊重法院,目前是继续等待法院后续的裁定。

      (以上问答翻译和整理自电话录音。)

      需要说明的是,Noreen Krall是专利诉讼领域的名人,从乔布斯时期就开始担任苹果公司首席法律顾问,在中文互联网届还有“让三星赔了10亿美元的女人”之称。苹果与高通的专利纠纷中Noreen Krall显然也起着关键作用。

      此次电话采访中Noreen Krall的回应和近来多次对外的公开声明基本相同,但是我们注意到,半个小时的电话采访过程中,最后一个问题可以说是目前中国法律界讨论最多、也是科技行业最为关切的,但Noreen Krall并没有正面回答。关于苹果与高通的专利纠纷,我们唯一可以肯定是短时间内仍不会平息。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邱路 
    明星企业更多>>
    辽宁金农科技有限公司 大连路东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途隆科技 沈阳恒昊互联网络有限公司
    辽宁亿金电子有限公司 辽宁竞大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沈阳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大连光洋科技工程有限公司
    我要投稿
    中关村 2014江西省互联网大会